Posted on

德国公布了征战欧洲杯的大名单,大家惊人的发现,德国战车的中锋储备异常匮乏,可以踢这个位置的只有哈弗茨、维尔纳、穆勒和弗兰德四人。

在克洛泽功成身退之后,尤其是连戈麦斯都逐渐老去之后,德国足球真心找不到一个能在禁区内作业的优质中锋。

2016年欧洲杯半决赛围而难攻、2018年世界杯的无用传控、欧国联上德国队的屡次刷新下限,直接问题都是缺乏靠谱正印中锋。

面对即将到来的欧洲杯,德国队缺少中锋的老毛病依然存在,目前德国队亟待走出低谷,然而这个问题,似乎成为了制约日耳曼战车的直接原因。

维尔纳还在莱比锡的时候,我们还觉得德国的中锋还行,当时的红牛“犄角”以28球排名榜单第二,紧随超级中锋莱万之后;但是提莫队长到了斯坦福桥后,彻底不会踢中锋了,甚至还不如哈弗茨踢得好。

其实德甲的进攻是相对依赖中锋的,只是莱万多夫斯基、哈兰德、韦格霍斯特在德国更加强势,亨宁斯、尼德莱赫纳、彼得森等德国制造并不突出。

克洛泽离开之后,门兴格拉德巴赫戈麦斯、瓦格纳、基斯林等优秀中锋近年也来相继退出历史舞台。其实勒夫能够征调的靠谱的正统中锋并不多,并且无法与德国队目前技术化、坚持走地面控制、主导压迫进攻的踢法相融合,靠德甲中下游球队的中锋打天下,其实并不现实。

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塞尔克身高达到1.94米,又不失速度和灵活,技术能力也相对过关,出道后也很快坐上了不来梅主力前锋的位置,一度他与迪桑托的锋线组合威风八面。

但不幸的是,这个璞玉目前看来依然没能雕琢成器,反复的伤病让他的出场时间得不到保障,目前也基本跟国家队绝缘了。

2019年欧青赛,德国U21拿到亚军,中锋位置上是瓦尔德施密特,本菲卡10号只是无奈客串中锋,虽然勒夫也曾将其招致麾下,但是他显然不能看做中锋位置上的储备。

效力于德乙荷尔斯泰因基尔的23岁中锋扬尼-塞拉,本赛季打入15球贡献了3次助攻,这名出身多特蒙德青训的小将身高超过1.9米,除了头球和抢点能力出众外,他还有一定的做球能力,目前在队内逐渐坐稳主力位置,门兴格拉德巴赫但是需要到德甲来证明自己。但是塞拉曾经受过重伤,未来是否收到影响还是个未知数。

目前效力于拜仁二队的21岁中锋阿尔普,技术全面,原本被认为是不世出的天才。虽然一度进入拜仁一队,但因队内竞争激烈和一些伤病原因,他根本无法在一线队立足,想成为德国新一代中锋,他还需要在继续磨练自己。

在更年轻一些的德国球员中,结果恐怕也难以令人满意,即便有穆科科这样的“妖人”横空出世,但是在中锋位置上缺乏眼前一亮的新星。

从依靠中锋打天下,到现在居然没有中锋可用,可能是因为德国足球十几年来技术化革命的副作用。

连续经历了1998年、2000年两届大赛失败,德国足球痛定思痛,随即掀开了一场改变德国足球面貌的青训运动。

猛抓青训伊始,德国足球在技战术层面确实相对落后。所以他们就开始抓最基本的环节,重点练习脚下技术、地面配合,重点发掘移民群体里的技术精英、通过大量的五人制比赛打磨区域配合。

这一套办法下去很快就见到了成效,2006年世界杯上德国队的年轻球员们的脚下技术明显上了一个档次,随着时间的推移长期的技术打磨提升了德国球员的整体技术能力。过去十年间,各年龄段的德国国字号球队都涌现出一大批技术、速度俱佳,机动性强且能胜任多个位置的前场攻击手,这也为德国夺得2014年世界杯冠军打下了基础。

德国青训培养太过注重控球和战术,大工业的培养模式忽视了一些足球的基本元素:利用身体完成对抗、卡住位置赢得头球、如何单兵作战等。

在德国的年轻球员中,由于强调技术化、标准化、团体性,导致了其他基本素质是缺失的,而在这样的环境下,最受到影响的位置就是中锋。

中锋位置的很多技巧需要在长期比赛中总结,但是从小到大德国足球都缺少这些环境,德国大量培养出来的技术尖兵们,可以在场上压迫进攻、外围倒脚、穿插跑位,但再也看不到德意志轰炸机在门前完成精准的致命一击。

马特乌斯、卡恩等名宿在赞叹挪威中锋之时,也希望哈兰德的表现能够刺激德国本土中锋的出现。

但是“魔人布欧”哈兰德集中了天赋、超高的球商与身体条件的优势,这样的球员本来就是凤毛麟角,属于可遇不可求的范围。

而戈麦斯式的天赋二流、身体素质一流的中锋却可以培养,在德甲本土前锋中可以挖掘出几个耐心塑造,但是这样的工程也急不得。

德国青训应该找回自己的传统,提升对中锋的重视、对精神力的重视,给各色球员展示才华的舞台,以养出有更鲜明特点和性格的球员。

而在解决现实攻坚不利的问题上,勒夫与他的继任者都需要还需要参考其他优秀德国教练的成果,用其他位置上的优势来弥补强力中锋的缺失,争取将德意志战车早日拉出泥潭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miacarmel.com/,门兴格拉德巴赫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